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妖魔哪里走_ 567.拜圣火教(大家周末愉快)-

时间:2021-07-09 11: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567.拜圣火教(大家周末愉快)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王七麟跟五鬼、小奴逻谈了好一阵,三方都进行了互相了解。

    然后他没有发现五鬼、小奴逻跟祯王有什么关系。

    更没有发现这双方对祯王有什么意见或者拿住了祯王什么把柄。

    这样他就纳了闷,仡僚猖信誓旦旦、神秘兮兮的让自己来环刀酒肆到底是为了什么?

    或许镖队那一伙人手中有祯王的把柄、与祯王有矛盾?

    这个想法让他对自己先前的冷眼旁观和隔岸观火感到郁闷,或许他该早点出手的,而不是光顾着吃瓜。

    不过这炎炎夏日吃冰镇甜瓜,真的很享受。

    五鬼和小奴逻都明白他要冲祯王出手,可是他们坦诚的表示自己确实帮不上忙。

    王七麟没辙了,他决定再回去找一趟仡僚猖,问问这安排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他挺不愿意回去找仡僚猖的。

    根据他的推测,仡僚猖应当是知道一些内幕,可是他不便于直接将内情透露出来,就只给出线索,其他的让王七麟一方自己查。

    这也是对他们的考验,他想看看盟友们的表现。

    王七麟对自己一方挺有信心的,可是五鬼和小奴逻都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也就是说,他真没法从这两方身上发现祯王的问题。

    一番思索,他决定回仡佬寨一趟。

    这让他心里出现了浓浓的挫败感。

    可是正事要紧,他得尽快查出祯王所背负的罪责,否则他就保不住观风卫了!

    现在他已经猜出来,皇帝明面上派他们来查祯王罪行,暗地里肯定还派出了其他队伍完成相同工作。

    观风卫是抛出来吸引火力的诱饵罢了。

    这个诱饵估计还是暂时的,如果其他队伍在观风卫之前完成任务,皇帝会以此再度取缔观风卫。

    当然这一切全是他的猜测,但他觉得这猜测就是事实。

    灸草铺子距离仡佬寨不远,青凫们没喘大气便赶了回去。

    王七麟到了山寨下头便吹响口哨。

    上面有人探头出来看了看他又收回脑袋,然后并没有放下吊篮。

    见此王七麟不耐烦,索性御剑飞了上去。

    谢蛤蟆跟着飞起。

    徐大在下面发呆。

    王七麟以为仡佬寨心里有鬼,所以没有给自己一方放下吊篮,结果当他冲上入口的时候才发现正有人带着仡僚猖急匆匆赶来。

    原来人家是去请寨主了。

    仡僚猖看到他去而复返便问道:“王大人可是在环刀酒肆查到了什么?”

    王七麟说道:“查出一些事,但还请大圣明示——本官的意思是,咱们现在已经结成同盟,那便坦诚相见,大圣能不能把你知道的信息告知本官?”

    仡僚猖平静的目光透过他看向远处的山林,道:“王大人此言何意?老朽已经与你坦诚相见了,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告知你们了。”

    王七麟不耐烦地说道:“关于环刀酒肆、关于祯王你到底知道什么?”

    仡僚猖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老朽只知道该知道的事,也已经将知道的事情告知了王大人,其他的信息,就靠王大人自己了。”

    这话跟‘懂的都懂’一样。

    王七麟决定跟他摊牌,说道:“大圣,你们大黑峒若真想与我听天监结盟,咱们就别绕关子,这样对彼此都好,因为咱们有共同的敌人……”

    “老朽没有绕关子。”仡僚猖忍不住说道,“老朽确实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已经告知于你了!”

    王七麟冷笑一声道:“环刀酒肆的老板娘是南诏王之女小奴逻王,昨天夜里南诏王派往长安城的使团遭到神秘势力的追杀,只有一人逃出。”

    “但是这一切跟祯王有什么关系?杀戮使团的人是祯王安排?”

    仡僚猖听到这些话面色微变:“老朽知道磙二娘有一些修为,可是她竟然是南诏小王?还有南诏派遣向长安城的使团竟然遭到歼灭?什么人这么大胆?”

    这一连串反问把王七麟给问懵了。

    他摊开手道:“这些问题,你不知道答案?”

    仡僚猖平静的说道:“是大人刚刚才告知老朽这些消息,老朽此时还在震撼之中,怎么会知道答案?”

    “那你为什么让我们去环刀酒肆?而且你也说过昨夜会有大事发生。”谢蛤蟆忍不住插嘴说道,“现在你又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大圣,你这可就不地道了!”

    仡僚猖看了看周围冲两人招招手,带两人进入一间密室。

    他关上门后说道:“王大人、谢道长,这些事老朽确实刚刚知道。”

    “关于昨夜的大事和环刀酒肆问题,这都是我大黑峒二圣告诉老朽的!”

    “两位或许不知,二圣此人血脉异于常人,有卜算未来之能,他给王大人算过一卦,关于昨天夜里的事与环刀酒肆等信息便是这一卦所给出的。”

    “所以老朽实际上并不知道昨夜会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环刀酒肆到底有什么古怪。”

    听完这话王七麟呆住了,最早说要给他透露一些重要消息的还真是二圣……

    但他以为这是大黑峒知道他身份后,得知他要查祯王,所以想把祯王一些黑幕告知于他……

    哪知道……

    这是算卦的结果?!

    谢蛤蟆也表示无法接受这答案。

    他拂袖说道:“大圣这话糊弄人了吧?无量天尊!过去几天,你可是一直对透露出来的消息表现的笃定而自信,你明明知道这些事!”

    仡僚猖无奈的说道:“老朽确实不知道,但老朽得、得、得需要,老朽乃是大黑峒的大圣,需要,唉,需要威严,所以老朽不能,唉。”

    一句话他说的吱吱呜呜、唉声叹气、含含糊糊,但王七麟明白他的意思。

    这孙子过去几天里一直在装逼!

    他压根不知道告知王七麟的信息代表什么,可他希望能得到听天监的敬畏和仰慕,所以就含糊其辞。

    着实,过去几天王七麟等人一直对他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他的计划倒是很成功。

    观风卫上下这么多人,让他耍的团团转。

    仡僚猖还补充了一句:“王大人,老朽之前告知你环刀酒肆会发生一些与你们相关的事,可从没说过这事会与祯王有关。”

    王七麟忍不住拍了拍额头。

    这点倒也是事实,不管二圣还是仡僚猖都没有说过他们透露的消息与祯王有关,只是说昨天夜里会发生一件重要的事,他们要是去了环刀酒肆能得到一些消息。

    昨天夜里确实发生了大事,王七麟在环刀酒肆也得到了重要信息。

    可这跟它娘的祯王或许没有关系!

    王七麟表示不能接受,敢情他们在大黑峒里头待了这么些天,却没有得到任何与祯王有关的信息?

    谢蛤蟆也表示不能接受,他一直自称老江湖,结果老江湖也让人给玩了!

    他压抑怒气叫道:“无量你的天尊,仡僚猖!你是不是在故意糊弄我们?”

    仡僚猖不悦的说道:“老朽已经告知你们心里话,你们为什么不肯相信老朽?”

    谢蛤蟆道:“可你们二圣怎么会有这般本领?他是什么来路?修的是命理推算的哪一派?而且他可没有我们七爷的八字,他怎么算出这些事的?”

    仡僚猖摇头道:“这些老朽不清楚,但老朽所言不虚。”

    “当初他去找到老朽将红黑瞳寨的遭遇说了出来,又将关于王大人相关的这些信息告知了老朽,老朽不过是转告了他的话罢了。”

    谢蛤蟆问道:“这二圣真名叫什么?”

    仡僚猖说道:“他叫马龙。”

    谢蛤蟆皱眉喃喃道:“马龙?他叫马龙?姓马?这是命理六门中的哪一门传人?”

    “不对,他与命理六门没有干系,他甚至不知道七爷的生肖和八字,他怎么能算出——无量天尊,乱了乱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背着手在屋子里抓了两圈,最后百思不得其解。

    王七麟说道:“要不然咱们去找二圣问个清楚?”

    仡僚猖摇头说道:“他不会与你们说出真相的,二圣此人才是真的喜欢玩神秘,这是他的家传渊源。”

    “他的父亲曾是我们大黑峒的上一任大圣,曾经将大黑峒各部族从九黎峒的屠刀下解救出来,而他的卜算本领更厉害,大黑峒能壮大至今全是他的功劳。”

    “可是,他从来不透露他的能力,也不对外展示,说是泄露……”

    谢蛤蟆突然打断他的话问道:“他父亲叫什么名字?”

    仡僚猖顿了一下,说道:“马龙!”

    “父子一样的姓名?”王七麟诧异。

    仡僚猖点头。

    谢蛤蟆再次皱眉念叨了几遍‘马龙’,突然一击掌:“原来如此!”

    王七麟好奇问道:“怎么了?”

    谢蛤蟆扫了仡僚猖一眼,笑道:“无量天尊,我们在仡佬寨中已经没有疑惑,多谢大圣为我们解惑,让咱们后会有期吧。”

    他稽首行礼,转头从窗口纵身跳出。

    王七麟也道谢,踩着听雷神剑离开。

    仡僚猖挺不高兴的,他嘀咕道:“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把我仡僚寨当什么地方了?最主要的是你们到底知道了什么?为何不跟我明说?这是与我坦诚相见吗?”

    王七麟追随谢蛤蟆离开仡僚寨,他知道谢蛤蟆会告知自己答案,所以并没有主动询问。

    果然后面他们上路,谢蛤蟆笑道:“无量天尊,七爷,老道大概猜到了这马龙的身份!”

    “他是什么身份?”王七麟问道。

    谢蛤蟆叹道:“马龙马龙,七爷你自己琢磨一下,这个名字代表什么?”

    “代表马和龙两种动物?”

    “那你将这两种动物结合起来,与未卜先知的能力进行结合。”

    一个大案震撼的出现在王七麟脑海中,他倒吸一口凉气:“龙马?!”

    谢蛤蟆沉声笑道:“哈哈,不错,正是龙马!”

    《五杂俎》载:龙性最淫,故与豕交,则生象;与马交,则生龙马。

    《龙马记》载:龙马者,天地之精,其为形也,马身而龙鳞,首口鼻类龙,喘成云,毛文八卦,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冒天地鬼神之道,为千古测算鼻祖。

    《礼记·礼运》载:伏羲氏有天下,龙马负图出于河。

    三本书上三段记述,揭晓了龙马的来历、能力与人世间的牵连。

    相传龙与马相交,得天地之精而成龙马,它身形如马但口鼻四肢如龙,喘息能吞吐云彩,身上皮毛纹路为八卦,能通鬼神之道,能测算万物命理。

    到了人皇伏羲治九洲的时候,因为他是圣人,龙马曾经从水中冒出,将一本记述了卜卦测算之术的神书《河图》送给了伏羲,从此有了伏羲演八卦的说法。

    得到谢蛤蟆赞同,王七麟失声叫道:“不是吧?大黑峒有龙马这等神兽?如果他们有龙马帮手,那怎么会被九黎峒欺负成这个熊样子?”

    谢蛤蟆说道:“老道猜测不错的话,这二圣不是龙马,而是与龙马有些渊源,他测算未来之能便来自龙马。”

    “具体二者有什么渊源,老道不敢一言而枉测之,但这渊源肯定不是很深,二圣拥有一些测算未来的本领,这本领却不会很强。”

    王七麟叹气道:“也就是说,这狗日的只是测算出环刀酒肆会有大事发生,其实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这对咱们查处祯王有什么帮助?”

    谢蛤蟆抚须道:“无量天尊,老道认为事情没有这般悲观,他应该预测到南诏使团被屠戮一事还有小奴逻王与七爷你有关,这才把消息告知咱们。”

    王七麟道:“可是这与咱们有什么关系?”

    谢蛤蟆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王七麟的心态崩了。

    大黑峒不靠谱啊!

    徐大知道了前因后果便安慰他,道:“七爷你先别焦急,大爷分析吧,如果这个二圣这能预测未来,如果他的能力靠谱,那环刀酒肆中发生的事肯定与咱此行有很大关系。”

    “也就是说,可能五鬼和小奴逻掌握着一些对咱们来说很重要但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的消息,对不对?”

    王七麟道:“这个鬼踏马知道,反正咱不能白白浪费这些时间和力气,这样,五鬼和小奴逻全给我带上,他们俩现在是咱的俘虏了!”

    “回去就抓起来?”徐大问。

    王七麟琢磨了一下摇摇头:“不,软禁起来。嗯,就说咱们跟他们结盟了!”

    “咱们观风卫被朝廷给扔出来当鱼饵,他小奴逻被南诏王扔出来当鱼饵,咱们有共性,所以可以结盟!”

    他们回去后五鬼和小奴逻还在互相敌视,毕竟双方都想要对方的小命。

    见此王七麟便全解说道:“五鬼,我知道你有亲人被五诏人给杀掉了,很可能还是死于南诏人之手。但小奴逻已经离开南诏十几年,考虑到你的年纪,当时的事肯定与她无关,所以你能不能放下对她的成见?”

    五鬼吃惊的看向他问道:“你怎么知道在下的家事?”

    王七麟翻了个白眼道:“猜的,从你提到五诏时候咬牙切齿的样子上猜出来的。”

    五鬼瞥了小奴逻一眼,说道:“那在下说一句实话吧,在下会杀掉五诏皇族九十九人,小奴逻的命,在下要定了!”

    小奴逻哂笑道:“大言不惭,若非王大人插手,你已经死在本王手中啦!”

    五鬼冷漠的说道:“总之在下没死,临阵搏命,没有原因,只有结果。在下这次没有死,下次要死的就是你了。”

    小奴逻豪迈的仰头大笑:“那你放马便是,本王能抓你一次,便能抓你两次!”

    王七麟一拍桌子喝道:“你们俩都闭嘴!实话实说吧,咱们三方现在被人设计了,都有大麻烦缠身,所以必须得结盟一起渡过难关!”

    这话一出口把两人给震慑住了,他们俩对视一眼,发现对方表情和自己一样茫然。

    两个呆逼。

    王七麟阴沉着脸说道:“这一切都是被人设计的,南诏王、桓王还有我听天监,咱们背后有人下了一盘大棋,你我等如今都是棋子!”

    五鬼傻傻的说道:“不、不是吧?王大人你是什么意思?”

    王七麟暗道老子哪知道是什么意思?反正老子也要装不明觉厉。

    于是他阴翳的往外看了一眼后自顾自的说道:“背后操盘人是谁本官还不清楚,可能是五诏、可能是祯王,也可能是一方我们还不知道的势力,总之你们两人要保住小命……”

    五鬼一脸的置生死于度外。

    小奴逻更是自始至终一股游戏风尘的架势。

    于是王七麟立马中途改口:“你们两人要保住小命,就赶紧回自己地盘,五鬼你回桓王麾下,二娘你回南诏,这样你们起码死不了。”

    “不过桓王的碧血军和其他军队还有南诏军民的下场就不好说了,在背后设计咱们的人肯定不是为了咱们三个的小命,他们应当想以咱们为支点,用撬棍去撬动桓王、南诏和听天监这三方庞大势力!”

    五鬼修为高深,且修了鬼道,但绝对是个单纯的人。

    这从他栽在小奴逻手中能看出来,从王七麟对他有一饭之恩后他愿意报恩一事也能看出来。

    于是听到这话他便站起来露出轻松一笑:“在下小命,十年前便已经没了,如今活着的不过是个鬼。但桓王麾下十万将士的命却很重要,若是有人想设计他们,那得拨拉开我五鬼的尸首才行!”

    小奴逻却不好糊弄,她笑吟吟的看着王七麟问道:“王大人,你说说到底咱们被怎么设计了?”

    王七麟冷冷的看着她道:“你若是害怕,就回南诏,只有在南诏你才能保住小命。”

    小奴逻失笑道:“本王若是害怕,就不会——总之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王大人你到底什么意思?”

    王七麟沉默了一下,双眸凝视小奴逻。

    然后大脑飞快的转动:该怎么糊弄这老娘们呢?

    五鬼鄙夷的说道:“五诏人,贼子也,恃强能凌弱,贪生而怕死!”

    小奴逻却依然不受激,她轻蔑的说道:“有勇无谋之辈!”

    王七麟看向两人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他淡淡的说道:“本官刚才去得知了一个消息,有人屠杀了南诏使团,并想将这屎盆子扣到桓王头上,治桓王一个忤逆犯上之罪!”

    “桓王征战边疆多年,朝中百官对他极有怨念,此罪一旦坐实,陛下必然要将他调回长安城,让他做一个闲王。”

    五鬼的脸色涨红了。

    王七麟继续说道:“桓王一旦脱离西南边陲,对交趾国的攻势必然暂缓。五诏之中南诏王年迈昏庸,交趾国和其他四诏磨刀霍霍。”

    “只要没了大汉的威胁,他们会将屠刀伸向南诏,肢解南诏!”

    听到这里小奴逻突然站了起来,骇然道:“本王知道背后是谁在操纵这一切了,是拜圣火教!”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